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惯看秋月春风的博客

王志锋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关于诗学的体会  

2014-10-29 08:19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一、诗歌的起源与定义
   诗歌的起源不但在散文之前,还远在有文字之先。《虞书》说:“诗言志,歌永言。”《史记》引孔子语:“书以道事,诗以达意”。所谓“志”与“意”含有近代语“情感”的意思;所谓“言”与“达”就是近代语的“表现”。正如《诗·大序》:“诗者志之所之也。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。情动于中而行于言,言之不足,故嗟叹之;嗟叹之不足,故永歌之;永歌之不足,不知手之舞之,足之蹈之也。情发于声,声成文,谓之音。”
    凡是具有纯文学价值的作品都是诗,无论它是否具有诗的形式。我们常说柏拉图的《对话录》,《旧约》、六朝人的书信、柳子厚的山水杂记、明人的小品文、《红楼梦》之类散文作品是诗,就因为它们都是纯文学。亚里士多德论诗,就是用这种看法。他不把音律看作诗的要素,以为诗的特殊功用在“模仿”。他所谓“模仿”颇近于近代人所说的“创造”或“表现”。凡是有创造性的文字都是纯文学,凡是纯文学都是诗。我们可以下诗的定义说:“诗是具有音律的纯文学”。
    钱钟书先生认为:诗歌是文学的强项。
二、中国诗的座次
    学杜几乎成为诗人们必经之途。练字锻句,刻意求工,在每一句每一字上反复推敲,下足功夫,以寻觅和创造美的意境。“二句三年得,一吟双泪流”,“一联如称意,万事总忘忧”,“为人性僻耽佳句,语不惊人死不休”。这些,当然都是李白等人所不知道也不愿知道的了。直到今天,由杜甫应用,表现得最为得心应手,最为成功的七律形式,仍是人们所最爱运用,最长运用的诗体。
    在中国诗里排座次的话,即使天才的李白和杜甫相比,也好比孟子和孔子相比,一个亚圣,一个至圣,还是杜甫居上。像杜甫那样把天才和功力结合的诗风自然就被后世誉为正宗。杜诗却不止领了数百年的风骚,它们几乎为千年的后期封建社会奠定了标准,树立了楷模,形成为正统。杜诗是影响深远、至今犹然的艺术规范。杜诗属于有法可依的一类。杜诗提供了后世人们长久学习、遵循、模拟、仿效的美的范本。
    渊明在中国诗人中的地位是很崇高的。可以和他比拟的,前只有屈原,后只有杜甫。屈原比他更沉郁,杜甫比他更阔大多变化,但是都没有他那么醇,那么炼。屈原低回往复,他的情绪、想象与风格都带着浪漫艺术的崎岖突兀的气象,渊明则如秋潭月影,澈底澄莹具有古典艺术的和谐静穆。渊明则全是自然本色,天衣无缝,到艺术极境而使人忘其为艺术。后来诗人苏东坡最爱陶,在性情与风趣上两人确有许多类似,但苏爱逞巧智,缺乏洗炼,在陶公面前终是小巫见大巫。
    苏轼作为诗、文、书、画无所不能,异常聪明敏锐的文艺全才,是中国后期封建社会文人们最亲切喜爱的对象。其实,苏的字不如诗文,诗文不如词。苏轼为文,行云流水,初无定质,喜笑怒骂,皆成文章;这里没有屈原、阮籍的忧愤,没有李白、杜甫的豪诚,不似白居易的明朗,不似柳宗元的孤峭,当然更不像韩愈那样盛气凌人不可一世。
三、诗的才与情
    诗的最大目的在抒情不在逞才。诗以抒情为主,情寓于象,宜于恰到好处为止。情不足而济之以才,才多露一分便是情多假一分。作诗与其失之才胜于情,不如失之情胜于才。情胜于才的仍不失其为诗人之诗,才胜于情的往往流于雄辩。
四、诗的别才别趣
    诗有别才别趣。南宋的严羽在传世之作《沧浪诗话》中说:“诗有别才,非关书也;诗有别趣,非关理也。然非读书,多穷理不能极其至”严羽说的别才别趣不是学问,但一定要通过多读书才能让它们表现出来。清代诗人陈寿祺对严羽的别才理解得正确,他说:就好比铸剑的干将不能补鞋,强壮的耕牛不能捉老鼠一样,作诗需要一种独特的才能,这就是别才别趣。清代诗人袁枚也说清楚了严羽的意思,袁枚深得作诗的真谛。袁枚提出,作诗要凭性灵,性灵很大部分是天生的,如铁棒可以磨成针,磨砖却无论如何磨不成针。
五、诗与画
   诗画作为孪生姊妹一直是西方古典文艺理论一块奠基石。画难画之景,以诗凑成;吟难吟之诗,以画补足。古希腊人说:“画为不语诗,诗是能言画”。达芬奇说:“画是哑巴的诗,诗是瞎眼的画”。
    诗画相通,但诗高于画。宋代林逋的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。疏影、暗香怎么画?李白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。举头、低头怎么画?王维的“山路原无语,空翠湿人衣,泉声咽危石,日色冷青松。”泉声、危石、日色、青松都可以画,而“咽”和“冷”却画不出来。
六、中诗与西诗
    诗好比一株花,哲学和宗教好比土壤。西方诗比中国诗深广,就因为它有较深广的哲学和宗教在培养它的根干。中国诗在神韵微妙格调高雅方面往往非西诗所能及,但是说到深广伟大,我们终无法为它护短。西诗以直率胜,中诗以委婉胜;西诗以深刻胜,中诗以微妙胜;西诗以铺陈胜,中诗以简隽胜;西诗偏于刚,而中诗偏于柔。
七、豪放派与婉约派
    从美学的角度出发,诗和诗人分为豪放派和婉约派。豪放派的诗充满和洋溢着阳刚之美。可以用“骏马秋风冀北”来形容;婉约派的诗充满和洋溢着阴柔之美。可以用“杏花春雨江南”来形容; 
    在阳刚之美和阴柔之美方面,李(李白)杜(杜甫)之别与韦(韦应物)孟(孟浩然),苏(苏东坡)辛(辛弃疾)之别与温(温庭筠)李(李商隐)。


注:1、本文参考了钱钟书、朱光潜、李泽厚等人的相关专著。
    2、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及作者。
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49)| 评论(55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