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惯看秋月春风的博客

王志锋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移情在审美中的作用  

2015-11-27 09:58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移情在审美中的作用 - 惯看秋月春风 - 惯看秋月春风的博客
 
 移情在审美中的作用  
    何谓审美?审美是一种对美丑所给予的评价态度。通常指在主客观情境中,对事物或艺术品的美的一种领会。审美是无利害的,是超功利的,但又能带来快感的,正如康德所说,审美带来的快感是“唯一无利害关系的自由的快感”。 
     所谓美感,即在审美过程中产生的愉悦感,所以一切美感都是快感,但所有的快感不一定都是美感。美感有普遍性,而快感没有普遍性,快感起于实际要求的满足。美感不带意志欲念,不带占有欲,有异于实用态度。
    移情是把自己的情感移到外物身上去,仿佛觉得外物也有同样的情感,这是一个极普遍的经验。自己欢喜时,大地山河都在喜笑颜开;自己在悲伤时,风云花鸟都在叹气凝愁。我们大都也会有这样的经验和经历,当我们在不同的心情状态下,看到或体会到的感受会迥然不同。例如:同是柳絮,或旖旎或轻狂;同是晚风,或凉爽或清苦;同是大山,或巍峨或沉默;同是花朵,或鲜艳或含羞,同是彩云,或飞舞或轻浮。
    美感经验中的移情作用不仅由我及物,同时也是由物及我的,它不仅把我的性格、心绪和情感移注于物,同时也把物的姿态、形象、特征吸收于我。也即我移情于物,物亦寄情于我。修辞手法中拟人和拟物很有移情的妙境。拟人使物人格化而具有人的情感意绪;拟物是将物的特征给予人,使人具有物的鲜明特征。

这里我们必须谈谈移情里的“情”,情是人的共性、是生命的灵魂,只要是人所必须具有的特质和天性。说得难听一点,如果没有情,那就不可能是人!而人又是宇宙万物中的精灵和主宰。正如一些学者所说,“同情是人的确证”。林语堂还说“不近人情的艺术是恶劣的艺术;而不近人情的生活也就是畜类式的生活。而近情的人实在就是最高形式的有教养的人。情是生命的灵魂,星辰的光辉,音乐的韵律,花草的欢欣,女人的艳色,学问的生命”。正因为有了情,这个世界才充满了爱,沙漠才会变成绿洲,人类才能繁衍生息、和谐相处。
    
诗歌是文学的强项。诗所以意境深远、情趣隽永、耐人寻味,给人以美的享受,其中很多古诗中就运用了移情于物的手法,也类似于拟人的修辞方法。如杜子美的“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";李义山的"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";欧阳修的"泪眼问花花不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";杜牧之的 “蜡烛有心还惜别,替人垂泪到天明";东波居士的"若把西湖比西子,浓妆淡抹总相宜"等等。本来花儿、蜡炬、西湖是不会言语,没有眼泪,更不会浓妆淡抹。但在这里诗人把自己的感情移注于花儿、蜡炬和西湖,使得花儿、蜡炬和西湖一样有人性,故而流泪,故而像西施一样浓妆淡抹。再如:王摩诘的"愿君多采撷,此物最相思"。姜夔的"数峰清苦,商略黄昏雨"。李太白的“相看两不厌,只有敬亭山"等。在艺术家的笔下,红豆像人一样最相思,山峰像人一样清苦,敬亭山像慈善的老人一样不厌来者。诗人把物的姿态、形象、特征吸收于我。也即物亦寄情于我。很像修辞手法中的拟物。再如:易安居士的“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”将人拟为黄花。陆放翁的“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”将以前的爱妻拟为惊鸿。曹子建的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”将亲兄弟拟为豆和豆萁。这种移情的美学手段使得中诗的委婉、妙肖、简隽、柔美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    
生物的多样性使得这个世界色彩纷呈。但荷花本不知自己美丽,梅花也无意与冰雪较劲,天鹅更不觉自己优雅,熊猫绝不会把自己装成傻乎乎的。而是人们因为移情的作用赋予了荷花高贵不凡的美丽,梅花凌霜傲雪的孤傲,天鹅姿态不俗的优雅,熊猫憨态可掬的可爱。其实这都是人们赋予它们的品质和特性,是人们移情于物的结果。
    
歌词有"月亮代表我的心",是欢愉舒畅之心?还是痛苦烦闷之心?当你欢愉舒畅之时,月亮向你露出灿烂的笑容,你也觉得月亮也在分享你的欢愉舒畅;当你痛苦烦闷之时,月亮也显得冷漠凄楚,还在嘲笑讥讽你呢。这种现象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并不鲜见。这也是移情的作用。
    
移情是有条件的。移情的对象应该是常态的外物,事物的常态就是美。如日月星辰、江河湖海、蓝天白云、风霜雨雪、悬崖瀑布、高山空谷、松竹梅兰、飞鸟游鱼、大漠湿地等等。这些外物或高远、或博大、或阳刚、或柔美。一般是人们愿意接受的并且能够诱发联想的东西。从来没有谁将自己的感情移注于癞蛤蟆和屎壳郎。玫瑰代表爱情,虽然这是人们赋予玫瑰的特质,但绝对没有人赋于狗尾巴花以爱情的象征,当然也不会有人送女友狗尾巴花了。
    
一个对象美不美,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们的情感态度。“情人眼里出西施”,“不是因为美丽而可爱,而是因为可爱而美丽”,“儿不嫌母丑”,“狗不嫌家穷”等等。这些通俗的话里都镶嵌和蕴含着隽妙深刻的美学中的移情作用。即使不美的女孩、女人,一旦男孩、男人把自己的向往、寄托和爱情都移注于这个女孩或女人时,她就是他眼中和心中的西施,。她也就因为可爱而美丽了。历史上的老陕乡党,梁鸿孟光夫妻就是著例。梁鸿是一个才子,而孟光却是一个肥胖的丑女,但他们相敬如宾恩爱有加。脍炙人口的成语“举案齐眉”就是由他们的故事而得来。
  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0)| 评论(26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